亲生父亲强奸女儿被判刑14年 法院再判撤销其监护权

发布时间:2019-01-11 16:36:38

  日前,由鹰潭市检察机关督促并支持起诉的一起撤销监护权案件开庭审理,法院当庭判决撤销监护人的监护权。这起案件中被撤销监护权的是一名父亲,但该男子却强奸女儿,在法院以强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后,再次判决撤销其监护权。

  省检察院相关人士表示,这是全省首例由检察机关督促撤销监护权案,标志着检察机关对未成年人的保护由刑事领域拓展到民事领域,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又一尝试。

亲生父亲强奸女儿被判刑14年 法院再判撤销其监护权

  案件:父亲强奸女儿先被判刑再被撤监护权

  2017年夏天,鹰潭市月湖区检察院刑事检察部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办案组“护燕工作室”受理了一起特殊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件。

  据查明,张某、李某夫妇育有三女,让李某想不到的是,丈夫张某会向亲生女儿伸出魔掌。2017年5月初至2017年6月中旬,张某趁妻子李某外出之机,采取殴打、捆绑、堵嘴、威胁等手段,多次强行与次女小影(化名)在家中发生性关系。由于父亲的恐吓,年幼的小影选择了沉默。后李某发现床单上有血,且在洗手间看到验孕棒,在李某的质问之下,张某承认了对小影的不法侵害,李某当即报警。

  据介绍,案件移送到检察机关审理后,检察官及时联系法律援助律师为被害人提供法律援助,联系心理咨询师对被害人进行心理疏导。与此同时,检察院对张某某以强奸罪情节恶劣提起公诉,建议从重处罚。

  2018年4月1日,张某被以犯强奸罪,由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然而,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摆在面前,“孩子怎么办?”“她们的身心健康谁来保护?”“如何用法律手段保障她们不再受到侵害?”

  “孩子不仅仅是父母的,更是国家和社会的。保护未成年人权益不仅仅是让侵害人受到刑事制裁,还应当呵护被侵害人的身心健康,全面保护未成年人各项权益。”鹰潭市检察院的检察官们认为,张某作为监护人,严重侵害被监护人的利益,剥夺他的监护资格非常有必要。

  在鹰潭市检察院的调度下,月湖区检察院联合余江县检察院多次赴余江县民政局沟通申请撤销监护权事宜,获得了余江县民政局的大力支持,同时还联系了法律援助律师代理余江县民政局提出诉讼,依法维护未成年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2018年5月14日,检察机关向余江县民政局发出检察建议,督促其向法院提起撤销监护权,。

  这期间,检察机关又向家属制发《关于提起监护权撤销之诉的函》,书面告知权利、救济途径等事宜,并向余江县民政局发出检察建议。

  6月27日,鹰潭市检察机关向余江县法院送达支持起诉书,并派员出庭,发表意见。

  7月3日,这起由鹰潭市检察机关督促并支持起诉的撤销监护权案件开庭审理,余江县法院当庭判决撤销监护人的监护权。

  调查:全国各地建议支持申请撤销监护权案件121件

  采访中,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了解到,此案是江西首例由检察机关督促撤销监护权案,并且标志着江西检察机关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又一尝试。

  而就在今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一组数据显示,针对近年来监护人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伤害未成年人,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等犯罪时有发生的问题,2017年1月至2018年4月,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涉嫌犯罪的监护人588人,起诉587人。

  “检察机关依法开展未成年人民事检察工作,对监护人严重侵害未成年人,不宜继续监护的,共建议、支持有关部门和个人向法院申请撤销其监护权121件,并协调有关方面做好安置工作。”今年5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通报。

  “令人唏嘘、痛心的案件提醒我们,保护未成年人权益不仅仅是让侵害人受到刑事制裁,还应当呵护被侵害人的身心健康,全面保护未成年人各项权益。鹰潭检察将持续发力,强化法律监督,主动担当作为,全力护航未成年人的成长。”检察官称。

  说法:撤销监护权难在哪里?

  采访中,记者查阅江西法院判决信息发现,除了检察机关支持撤销父母监督权,由相关部门单位组织向法院提起,并且由法院作出撤销父母监护权的,有过多例。

  据介绍,此前,因流浪产子,遂川县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子至今都不知道孩子他爸是谁。然而,现实问题是,女子时常发病外出,将小孩关在房内,危险重重。遂川县救助管理站作出决定,向法院起诉该女子请求变更监护权,由救助站担任孩子的监护人,这一诉讼请求最终得到法院支持。这是我省首例民政部门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

  “撤销监护权的条款最早见诸于1987年,但在实践中存在‘线索发现难’‘提出申请难’‘取证举证难’等问题,所以现实中很少提出撤销监护权的申请,该条款被称为‘沉睡的法条’。”有律师向记者举例发生在上饶市鄱阳县的一起事件,2011年6月,媒体报道了从鄱阳前往景德镇的9岁女孩婷婷受到生父和继母的家暴事件,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律师特意赶到江西,援助婷婷。最终,在民政部门的主持和提供一定生活救助的条件下,案件以婷婷父亲和大姑签订委托抚养协议的方式结案:婷婷父亲每月支付400元将婷婷委托给大姑抚养,考虑到婷婷的实际生活困难,民政局每月给予不少于320元的救助。最终法律也没能追究婷婷父亲和继母的责任。事后,婷婷一案的援助律师称,婷婷的大姑碍于亲情和担心,不愿意直接提出起诉撤销监护权,而其他有关部门也因为各种考虑,不愿“出头”。

  “当父母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利益,不宜担任监护人时,国家就会介入其中,从法律层面,用‘国家亲权’代替传统的‘父权’,通过诉讼撤销父母作为监护人的监护权,防止其再次侵害被监护人的利益。”鹰潭市检察院的检察官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