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承包合同》无效,独立性《纠纷处理协议》应认定为有效

发布时间:2019-01-12 08:51:15

《工程承包合同》无效,独立性《纠纷处理协议》应认定为有效,并可以该协议作为双方结算的依据
案情简介:
2011年10月20日鑫臻房开公司与黑龙江建工集团签订《建筑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由黑龙江建工集团承建涉案工程,工程量结算方式为按实结算。2013年4月15日,鑫臻酒店与黑龙江建工集团签订《“鑫臻酒店”工程建筑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由黑龙江建工集团承建涉案工程,工程量结算方式为按实结算。按合同的约定黑龙江建工集团进场施工。后因鑫臻房开公司与黑龙江建工集团之间因涉案项目施工发生纠纷,县委常委、副县长组织召开专题会议,就该纠纷进行协调再处理,双方就此签订《纠纷处理协议》,同意涉案经评估后结算。后因鑫臻房开公司、鑫臻酒店未依据协议支付工程款,黑龙江建工集团隧提起本案诉讼,要求支付工程款同时主张享有优先受偿权。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鉴于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可以认定《“鑫臻酒店·鑫臻苑工程”建筑工程承包合同》《“鑫臻酒店”工程建筑工程承包合同》为无效合同,《纠纷处理协议》是在本案双方当事人因项目施工发生纠纷,普定县人民政府组织进行协调并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双方就纠纷处理方案签订的协议。该协议在性质上属于鑫臻房开公司、鑫臻酒店和黑龙江建工集团对双方之间既存债权债务关系的结算和清理,因而具有独立性。《纠纷处理协议》作为清算协议,具有单独的法律效力,应当作为处理双方争议的依据。案涉工程交付、工程款结算及违约责任的确定等,应当根据《纠纷处理协议》的内容确定。
实务观点:
《担保法》第五条规定,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这就是主从合同效力的相关效力性规定,而《合同法》和《民法通则》并没有上述类似性规定,且上述规定的适用范围也仅仅适用于担保法律事务。就施工合同,能否扩大适用上述规定呢?司法实践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有两种,一种是依附性补充协议,此类补充协议主要是对工期、工程款支付等事宜进行变更或补充的约定;另一种是独立性补充协议,此类的补充协议主要是施工合同的善后处理,包括结算、工程交付等事宜进行约定。在上述判例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涉案两份承包合同无效,而《纠纷处理协议》系双方发生纠纷后所形成的对既存债权债务关系的结算和清理,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具有独立性,应认定为有效,并应作为双方结算的依据。
案例索引:
(2016)最高法民终107号普定县鑫臻酒店有限公司与普定县鑫臻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袁海兵
来源:判例研究中心